如果能坦誠而溫柔地活著的話

2015-2016的日记摘录 现在已经不写了

9.20

        死亡在艺术上与永恒等价。

        反之不成立。


9.27

        若你是牧羊女,我愿变成一只羊。或者变成一支牧笛,吸入你的气息。


9.29

        在那里,所有的战斧、珠宝和船都一同歌唱...

【脑洞片段Ⅱ】Mio Fratello【宇宙paro】

(罗维诺终于回到地球后参加了费里西安诺的葬礼  这样的感觉)


        我爱你。即使你已经桑榆暮景,双鬓斑白,甚至消失在这个星球上成为一张相片,我依然爱你。我们会在某个世界相遇,看着升起的旭日和无垠的星空,然后微笑着相拥落泪。我们一定会再相见。

        我在你的墓前放上了玫瑰花。请不要指责我的记性——我之所以没有放你最喜欢的雏菊,是为了让你能够再次用那一如既往的软糯的声音说着,哥哥你记错了。而这...

献给牧羊女的诗

        请过来吧,赶着羊群的姑娘,

        你那亚麻色的裙摆就像盛开的花朵。

        我愿变成那只最强壮的山羊,感受你小小的柔软的手掌。

        也想变成一支牧笛,吸入你温热的气息。...


【法贞】不知道名字的小片段×

      “在这片天穹下,有着目所不及的星空和更大更圆的月亮,”弗朗西斯突然说。像是在作诗,一首所有的词句和标点都是关于她的诗。她金黄的发丝,她的笑容,她的眼睛。她的一切。“……你知道吗,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看见永恒和更多。”

        “可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永恒,先生。”贞德的双手微微地颤抖,然后像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并想将其掩饰起来似的,她开始整理裙摆。今天她仍穿着那条有些破旧的浅棕色布裙——旋转起来像花一样,和弗朗西斯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同一条...

【原创没写完】In the war【战争/爱情】

1939.9.5  柏林

        此时基地里正乱作一团,一名年轻的军官用力地敲着办公桌:“Beruhigen Sie Sich!”他努力让自己的音量盖过他们,但很显然他没有成功,他的声音立刻淹没在嘈杂中。

        他嘟囔了什么——当然,他们更不可能听见——他把手中的文件摊在桌上,快速地浏览着令人不快的消息并用指关节叩击纸张,无非是上级的表示静观其变不要擅自行动的命令,以及一张墨味很浓的时报,十分之九的版面都...

【脑洞片段】将世界中全部的孤独悉数倾于远方之海【人鱼paro】

        他当然知道安东尼奥不会回来。

        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歌唱的时候就隐约感到这与平时有什么不同。他悲伤的眼神和语气,或是别的什么,他一点儿也想不起来。毕竟都过去一年了,而那位狂妄的海皇又不是他的心上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忘了也就忘了吧。

        罗维诺仍会到那块礁石旁注视着远方的海,那是安东尼奥离开的方向。他是已...

【脑洞片段】Mio Fratello【宇宙paro】

        很快地,他发现自己甚至无法呼吸。
        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五彩的夺目的光芒也好,清晰的景色也好,全都离他远去了。
        视界越来越黑暗,这就是比光还快的速度吗,他想。一旁的安东尼似乎在冲着自己喊着什么,他什么都听不清。他妈的,罗维诺在心里咒骂了一句。耳鸣仍在持续,尖锐的轰鸣使他听不到这以外的任何声音。安东尼焦急的表情...

© 秋濑良_saraba | Powered by LOFTER